主页 > 设计

章小蕙: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

时间:2019-10-07 来源:万物评分
章小蕙: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

章小蕙回来了,去年初开了公众号“章小蕙aroseisaroseisarose”,分享她爱的那些美好物质的体验,信手写来的文字细腻精准,风情万种,比如说有一款唇膏涂了,效果“像法国文艺片里女主角被吻过的唇色”,引得一众小女生五体投地,她说从前的粉丝当了妈妈,如今女儿又喜欢她,很感动。

她不是明星,也不是演员,但在上世纪90年代的香港,她比任何明星都出名。她凭金句“饭可以不吃,衫不可不买”、“香港第一败家女”的名号响彻香港。那时八卦媒体写她总离不了“红颜祸水”、“拜金女”、“把老公钟镇涛买破产”、“不守妇道偷情出轨富商”这些内容。

确实,她没有传统价值观要求女性的那些什么贤良淑德奉献品德,但她就像花一样,不管不顾一路开到蓬勃,香到极致,像亦舒女郎说的那般,“人生短短数十载,最要紧的是满足自己,不是讨好他人。”

章小蕙: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

如果你能接受这一点,才会发现她的美,正如那句诗:a rose is a rose is a rose,一朵玫瑰,就是一朵玫瑰。

亦舒爱她,毫不吝啬赞美:“她是我在香港最欣赏的女子”,“她有一股罕见的妩媚,独树一帜,她有味道,是时髦潮流以外一个等级。时下流行什么,全体与她无关,她自有一套。她是时髦潮流以外的一个等级。”

那时的她皮肤吹弹可破,美得像个“雪娃娃”:“头发乌黑厚亮,翻着波浪,眼睛圆咕噜的,静静地坐在那儿,比任何一个女明星都美,更要命的是对谁都能电力十足,无时无刻释放媚态。”

《玫瑰的故事》中“黄玫瑰”就是以她为原型,“黄玫瑰生下来就明艳动人,不可方物。见过她的男子都爱她,得不到的就永生思念她。于是,美人一生恣意妄为。”

章小蕙: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

所以钟镇涛、陈曜旻都被她迷得神魂颠倒,但在狼狈之时,红颜又全是祸水。

但事实上她跟钟镇涛在一起是为了爱情,她自己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家女,是真真正正的名媛。她1963年出生在香港九龙塘高尚小区,父亲是《文汇报》主编,一手创办了加拿大中文电视台;母亲是当时的名媛;爷爷是高官,爱喝酒,爱诗词,她原来的名字“章蓉舫”就是爷爷取的,芙蓉画舫,充满诗情画意。

小时的事她说记不清了,但对自己的衣服都没忘。2、3岁时就爱打扮了,跟着母亲去美美、连卡佛买洋装,6岁已不喜欢去连卡佛了,小学阶段开始上小店淘货,六年级穿橙色热裤跑遍东京,18岁成人礼时穿著名时装设计师专为她设计的晚装,20岁出头就已是香奈儿迷。

章小蕙: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

她小学中学上的是马利诺番书院,毕业后考入多伦多大学主修纯美术历史、哲学和英国文学,念完一年的时装买卖,又读了F.I.T的博物馆管理硕士课程。美学的品味与广博的见识给她的时尚定了调,加上她15岁就开始收集时尚杂志,分门别类整理好,所以发掘起好物来简直信手拈来。你可以骂她这不好那不好,但不能骂她妆化得不好、衣穿得不靓。

她说过:“我可以从一支口红,一杯茶,一部电影里找到我的美好,我的审美,是我的保障,是我个人的财富,你要自己建设好自己的财富,再去拥有,而不只是简单的一个刷卡动作。”

这样的她,自然与钟镇涛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。

章小蕙: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

钟镇涛从小家境贫苦,靠母亲洗衣为生,生性节俭,对历任前女友出名的小气。但记者问他提供什么样的生活给章小蕙时他说:“她有我的附属卡,买多少都可以”。

他与她相识在1987年,她回港度假,经人介绍,两人一见钟情,仅仅21天,爱情之火便熊熊燃烧。她回美国读书时,竟然偷偷从他的抽屉里带走一双他常穿的米奇老鼠袜子,好在万里之外以慰相思。不久这位英俊富有的白马王子突然出现在她的生日会上,爱情已燃烧到顶点,情人的眼里也只剩彼此。

然而,她的爸爸似乎早就预见了什么,死活都不同意,两人飞到多伦多,她下跪恳求,爸爸不知怎么反对,只能说:“你还太小,不准!!”

章小蕙: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

多年后,她曾怅然,说“如果当时听了爸爸的话,一生便要改写了”。而他也曾说:“我婚前知道她喜欢花钱,可是我想她不会喜欢靓衫比喜欢家庭、老公还重要吧!”

可这是一朵热爱世间美好事物胜过一切的玫瑰啊。

1988年,35岁的他和25岁的她,办了一场耗资300多万的奢华婚宴,婚纱出自戴安娜王妃婚纱设计师David & Elizabeth Emanuel之手,“象牙白色的纱网用真丝制造,放在手心中轻薄得一阵风似的”,价值13万港币。这对一向以小气出名的钟镇涛来说,多么不容易,足以见爱情的力量有多强大。

章小蕙: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

查小欣曾这样描述初婚的她:“又好像他们搬去山顶的豪宅时……甫进门,吓一跳,整间屋子铺上用大麻绳织成的地毯,全屋灯光熄掉,全屋满布用名贵烛台盛放的大圆白洋烛……客厅也很有章小蕙的味道,米白色的墙上缀以一朵巨型立体的紫红色丝绒蕙兰……”

一切令人目眩神迷,甜蜜美好,他开演唱会,她带着一双儿女到场,场场不落。

章小蕙: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

然而,大难当头,方显出两人本质上的区别,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席卷香港,夫妻俩投资的几幢豪宅苦撑不住,连带自己的房子都赔得精光,欠下2.5亿港元巨债,最后钟镇涛宣布破产,1998年俩人离婚。

港媒一向拜高踩低,况且他身后有谭咏麟、曾志伟等娱乐圈大佬力挺,从前追捧她的港媒,开始骂她奢侈糜烂,买衫买得钟镇涛破产,送她四字“恃靚行凶”,妖魔化的报道让她成了各种八卦副刊的丑闻主角。

章小蕙: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

她与“白头佬”陈曜旻的婚外情也引发口水大战,她坚持说是和钟镇涛的约定,而钟则坚持自己是受害者。1996年,钟也在台湾工作时认识了富家女范姜,后跟他到香港定居。

为她房产做担保的陈曜旻,受金融风暴影响也不得不卖掉豪宅,他的第二任妻子也患癌去世,最后宣告破产。这位曾煞费苦心地制造与她邂逅的富商,开始以家暴出气,有一次踢到她的尾椎骨差点瘫痪,还言之凿凿对媒体讲:我有今天,全拜章小蕙所赐。

她的爱情至此都成了笑话,她又成了“三白眼,克夫白虎星”,她只能独自对抗这个世界。

章小蕙: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

后来她和钟镇涛两人吵翻老死不相往来,她依然热爱华服,同时和5个不同国籍的人约会,喝美酒,为港人制造话题。

钟镇涛则在自传《麦当劳道》里,痛陈她的各种恶习,当他的“四年破产期”结束,终于摆脱债务时,心情大好,准备买彩票、迎娶范姜,还写新歌《日日是好日》庆祝,并没忘在歌里讽刺前妻——“有红颜祸水会击倒我。”

曾深情对唱的《你是我心底的烙印》,已烟消云散。她后来写过:“经过这段婚姻,前夫把我带进这个奇形怪状的娱乐圈里,让我被全球华人几乎无人不识。两人的缘份又突然像断线风筝一样断掉,他自顾离去,只剩下自己一人拼命地想着逃离这个圈子。”

章小蕙: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

相对他的喋喋不休,她始终默不作声,没有多的闲话。你可以骂这个女人欲壑难填,也不得不承认她的姿态。

她还是那个亦舒女郎,依然光鲜亮丽,气定神闲,自己赚钱买花戴,仍然送子女到最好的贵族学校,独自承担所有费用。背负巨债和骂声,靠自己东山再起,同时开七八个专栏,卖自己的二手衣,演电影,跟河莉秀探讨美容心得。

“境况这么困难,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活不下去”,她这样说,经历了离婚、破产、还债、打官司、最后还打赢了,没被媒体拍到过一张憔悴暴瘦的照片,也没有抑郁自闭的消息传出。

章小蕙: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

面对流言,她淡淡的:“没办法,如果你的思想很混沌,即便人家穿件高领毛衣,你看到的也是色情。如果你很单纯,即便人家穿三点式,你也不会看出色情。” 

逃离香港时,她说:“香港人普遍缺乏安全感。喜欢谴责弱者,那些嫁给有钱人或者成为名人情妇的女人反而变得很高贵。某些香港人势利嘴脸,像极了张爱玲《倾城之恋》里的众生百态。”

章小蕙: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

后来,她担任了奥利佛·斯通的电影《小布什传》监制,撮合此事她花了一个月时间,谈妥资金用了一个星期,简直神速,她“有酬劳,有头衔,有分红,又有角色”。此后更多的项目找上她,她成了后台老板。

这再次说明了她与钟镇涛价值观与眼界的不同,一个是云端上爱享乐的公主,一个是泥尘中出头的穷孩子;一个有运作好莱坞大制作资本的手腕,一个在重挫下滔滔不绝控诉深爱过的女人。

她与他,如同时空错位的相遇,不同世界的人互不理解,也不会长久。

章小蕙: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

她写过一篇文:“这双手虽然小,却是自己的一双手,一笔一划的埋头苦干,把所有曾经失去的重拾回来。”

这应是亦舒对她青眼有加的原因了:女人至要紧是要自己争气,一做出成绩来,全世界和颜悦色。

这样的女子,崇尚女德的卫道士见了自然要喊打喊杀,但女人难道不应该摆脱他人标准的控制吗?女人本就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。

章小蕙: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

50岁的章小蕙被偷拍的照片风情万种

蔡康永说她“美,更有灵魂”,她评价自己最性感的其实是“适应能力”:“让我可以面对很多不同的人,不论在任何处境,都可以散发出自己的个性与魅力。

一朵玫瑰,无论开在何处,终究是一朵玫瑰。